离人西窗明

【离执】少年事(一)

私设如山,ooc预警,太傅离x小小明,小甜饼系列,极其的短,不定期更新

------------------以上如果能接受再继续----------------

慕容离第一次见到执明的时候,小不丁点刚从墙角的狗洞挣扎着爬出来,小脸上沾满了灰尘,一点也没有王储应该有的样子。慕容也不出声提醒,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,只见执明成功钻出后得意地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,紫葡萄一般水灵灵的眼睛滴溜溜一转,就看到了站在树下的慕容离。只见执明灰尘也忘了继续拍,张大了嘴巴,问道:“你是仙女姐姐吗?”
被仙女抱在怀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反正执明全程如坠云端,晕乎乎地就被带回宫中,直到看到匾额上明晃晃的太傅府,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抱着自己这人原来既不是仙女也不是姐姐,而是自己未来的老师,慕容离。
其实子煜早向执明提过慕容离,可是当时执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毕竟在慕容之前,执明的太傅已经换过十多位,其中五个被执明偷偷在茶水里加了墨汁,四个被执明在藏书上画满了乌龟,三个在睡梦中被执明绑了满头辫子,两个被烧了胡须,一个还在太医院躺着。上一个太傅走之前告到天权王殿上,絮絮叨叨了好久执明的“罪行”,最后跟上一句:“太子殿下过于聪颖,恕老臣才浅学疏,无能为力。”执明原本还在左瞟瞟右看看,一听这话就赶忙接上:“对嘛父王,我实在是太聪明了~”差点把执木也气进太医院。执明还拍拍小胸脯和莫澜打赌,新太傅七天内一定会被气走,赌上了执明最喜欢的那只雀儿。于是执明开始心疼那只雀儿,才不是因为他不想新太傅七天就走,毕竟。。。毕竟莫澜赌输了那么多次,自己这么讲义气,当然要让着他一次。
第一次早课就在第二天早上,执明一反常态地起了个大早,兴冲冲地跑到文华殿,一路上遇到的宫人见到执明仿佛见了鬼一般。快到文华殿时,执明就听见远处悠悠的箫声,不由自主就往声音来处走。曲径通幽,繁花遮眼,一人白衣如雪,手执一支素箫,立于水榭旁,一眼倾心。

评论(5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