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人西窗明

【离执】我媳妇儿唱歌那么好听~

#性转注意# #百合注意# #OOC预警# #有一点暴力成分# 今天看葛格唱歌有感,脑洞来了挡也挡不住

执茗,天权集团总裁独女,被全家人宠大,看似任性骄纵实则纯真善良。。。就是甜而不傻白

慕容黎,瑶光集团下任总裁,平时高冷冰山美人,谪仙一般不染凡尘,实则手段强硬,人称:钧天你黎姐。在参加天权举办的聚会初见执茗,第二个学期就以“天权气候更加舒适”(方夜:黎主,我信了你的邪)为由转学到了执茗所在的天权学院。从此过上了恩恩爱爱的二人世界。


1.我媳妇儿唱歌最好听,哦?什么?听说你不服?
今天的天权学院,天还是那么的蓝,草还是那么的绿,花儿还是那么的芬芳,执同学的歌喉还是那么的……嗯,没事
“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,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,你不要像无尾熊缠著我,我才不想和你做朋友……”还没走进教室,慕容黎远远地就听到了执茗(放飞自我)的歌声,加快了脚步,果然一进门就看到执茗扛着扫帚当麦,十分沉醉于自己的歌声,旁边两个同学面如死灰地坐着。
执茗喜欢唱歌,但是水平吧,咳,一言难尽。然而我们萌萌是谁啊,会被这些困难打倒?笑话。本着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”的精神,执茗一有空就喜欢唱歌,而且自我感觉非常良好。对此,同学们表示:难受,想哭。
因此,看到慕容黎走过来,那两个同学宛如看到救世主一般向她发出了求救的眼神。慕容黎脚下一顿,轻咳了一声。果然下一秒执茗丢下扫把,转身向慕容黎奔了过来,跑到面前又停住,小心翼翼地抓住慕容黎的手,“阿黎,你今天怎么过来找我了~”被这样一双小狗一般水汪汪的眼睛紧紧地盯着,慕容黎感觉自己呼吸一滞,心虚地移开目光,“唱歌?”

“对啊,阿黎,我最近刚学的歌,我唱给你听……”“等等,我们出去再唱。”“哦,好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执茗还是同意了,因为:阿黎说什么都是对的~
“你先在外面等我,我还有点事,马上就过来。”
“好,那阿黎你要快一点啊。”
“嗯”
执茗一出门两个同学就松了一口气,“黎姐,多亏有你啊。”
慕容黎低着头,阴影的遮盖下看不清她的表情:“不好听?”
“天哪,那简直是。。。”
“是什么?嗯?”说话的时候慕容手上的匕首也没有一点抖动,稳稳地抵着说话同学的颈动脉,眼底一片冰冷。 那同学吓得冷汗直冒,抖抖索索地说:“是,是,天籁……”
满意地收回匕首,慕容转身向门外走去。留下瘫倒在地上的同学

“阿黎你做什么用了那么久?我等得花儿都谢了。”
“抱歉。”加快脚步走向那边已经无聊得坐在花坛边上观察生物的某人,嘴角微微勾起。被美色诱惑得晕头转向,执茗呆呆地说:“阿黎你笑了。”下一秒那笑容又消失,换上了慕容式常用一号扑克脸,“走吧。”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。
“诶诶诶,阿黎你多笑笑嘛,你笑起来那么好看,阿黎,阿黎你走慢一点,阿黎……”

被二狗哭虐到了,翻出来以前的官粮甜一口

二狗的撒娇~狼血沸腾!脑补了一下二狗对着查杰说这些,觉得朱老师会被扑倒的~

【桓易】sweet tooth

#桓易#演员马x面包师popo
    某个晴朗的午后,拍摄完毕无事可做的Evan决定在这个台南的小镇上随便转转。结果学霸马千年难得一见地迷路了“啊。。。刚才应该带上别人的。。。”

    就在这时,从拐角处飘来甜甜的麦香吸引了Evan的注意。那是一家小小的面包店,窗明几净,下午的阳光恰恰落在橱窗上,让人觉得十分温馨。

    一向爱吃甜品的马马自然无法抗拒这种诱惑,挑了一个甜甜圈然后问还有没有别的是甜的,面包店小哥一笑,指着自己说 :‘me’,脸颊上的酒窝让人沉醉。

    Evan突然觉得有生以来第一次那么想尝试面前这款人型甜品的味道。

源自微博上看到的梗,god bless Constanta's boy

情人节贺文【限量版爱意】

说是情人节贺文却来不及在情人节发出来,一拖就拖了半年,又渣又短真是不好意思(*/ω\*)
粉红色的玫瑰、粉红色的气球、粉红色的横幅、粉红色的彩带、粉红色的泡泡……虽然离二月十四还有好几天,大街小巷就已经开始拼命鼓吹着这个所谓一年一度最浪漫的节日,毕竟,在这个脱团汪肆无忌惮,单身狗举起火把的日子里,也只有粉红色的毛爷爷【不划掉】能安抚这颗受(bei)伤(xiu)的心灵了。
于是,在这粉红色的氛围中,迟钝如紫原也感受到了情人节的到来。
“啊…情人节呀…”刚结束部活的紫原,手捧一袋吃到一半的薯片,低头陷入了沉思。
“啊呀,我们的紫原也有因事情烦恼的一天啊。”冈村走到紫原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说吧,少年,有什么烦心事,零食还是远方的爱人?”
“大猩猩,情人节是会收到巧克力的吧。”紫原皱着眉说。

冈村·常年团员·大猩猩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,石化了十秒后爆发出对动物权利保护的呐喊,“靠,又虐狗,还讲不讲狗权了QAQ”“大猩猩好吵,只是问一下而已啊”……

“敦?”听到有声音靠近,冈村刚想向对方哭诉一番,一扭头,只看到冰室·人生赢家·辰也走近,顿时感觉人生如此艰难,瀑布泪汹涌澎湃。
“队长,敦,你们在聊什么?”冰室一边擦着刚洗好的头一边走过来,却只见冈村两条宽面条泪嘤嘤嘤地跑开。
“?我错过了什么”
“啊,不知道诶,我刚才问大猩猩情人节会不会收到巧克力,结果他一脸被伤害地跑走了。”
“噗哈哈,是这样啊”冰室心里为队长默哀了一下,“嗯,敦,以后尽量少在队长面前说情人节之类的事……否则他会难过的”
“嘛,好麻烦,不过我记住了。”
“不过说起来敦为什么要问这个?关于情人节什么的…”“是限定款啦”冰室的胡思乱想被打断“欸?”“情人节限定款巧克力,一直都想尝,但是每次去买都有好长的队伍,真的长到看了就不想排,可是回来后又好想吃…”“哈哈,因为是情人节嘛。所以敦就想看有没有人有收到是吧。”
紫原点了点头,“所以说情人节好麻烦。”
“噗…敦你真是…”冰室笑着揉了揉紫原软软的头发,那柔顺的手感让冰室不由得多停了几秒。“嗯…”紫原轻颤了一下,“水滴下来了。”“啊?唔,抱歉”虽是这么说着,冰室却移不开自己的目光
水从没擦干的头发上滑落,滴在诱人的锁骨上,再一路滑下,直到被衣服挡住,去到更深处的地方。“好凉。”“我帮敦擦掉吧。”没等紫原回答,冰室就伸出手指,沿着水渍一路慢慢滑过柔滑的肌肤,指尖甚至比水珠还凉几分,但所过之处又仿佛要被点燃一般。
“唔…”
手指在一瞬间收回,那双望向紫原的眼睛深处有明明暗暗的火光闪烁,却又在低下头的一瞬间消失于沉寂。再抬起头时,冰室又露出了招牌温柔微笑,“呐,擦干了。”